返回
鉴藏
分类

其间一部分抄袭文章销售价格比原来的作品贵一百多倍,叶永青被指控30年来持续不断抄袭Hill文的创作

日期: 2020-03-14 01:31 浏览次数 : 131

画家“抄袭30年”,创“薅羊毛”新奇迹?

图片 1

■ 观察家

美术作品抄袭,如何界定?(IC photo/图)

洋为中用不是照搬复制,如果把国外不知名艺术家作品直接拿过来据为己有,那这所谓的“著名艺术家”就太不值钱了。

(本文首发于2019年4月18日《南方周末》)

据新京报报道,比利时画家克里斯蒂安·希尔文指控中国画家叶永青抄袭,此事一经曝光,在比利时和中国引起不少媒体关注。与以往单件作品引发的抄袭不同,叶永青被指控30年来持续不断抄袭希尔文的作品,着实让人吃惊。

2019年4月13日,有自媒体称,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陈琦在苏州博物馆展出的作品《物光》系列布面油画(创作于2017-2018年间),涉嫌抄袭国外艺术家James Austin Murray作品(该作品曾在2014年举办过个展)。中央美院4月14日通报,学校已由校学风建设委员会责成其所在院系成立专门调查组开展核查工作。今年2月份,比利时画家克里斯蒂安·西尔万公开指控叶永青抄袭了他的画作,其中一些抄袭作品售价比原作贵一百多倍。3月7日,四川美术学院官方微信发布声明,已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开展核查工作。美术作品抄袭,如何界定?

一些喜欢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送给叶永青一个外号“叶永侵”。如果抄袭是成立的,叶永青就不仅是侵权这么简单——30年来,希尔文一有作品,就会被叶永青拿来用,而叶永青的作品,价格是希尔文原作的100倍。这些年来,他的被拍卖作品价格总计超过亿元。显然,在知名度和影响力上,叶永青都比希尔文要大得多。

正方:

就这个意义上说,希尔文现在站出来指控叶永青,不仅是维护一个画家的尊严,也是要证明自己确实在这个世界上活过。这才是这起维权案的关键所在,它能够触动人们内心的情感,远不止知识产权那么简单。

学画画、学书法,都有一个对名家作品进行临摹的过程。刚开始,临摹得不那么像;到后来就越来越像,表明学习者水平在不断提升。通过临摹学习构图、线条的使用及颜色的搭配等,感受原创者在原作中体现的情感与意蕴,是书画学习的一个常规手段。把一篇文章原封不动或剽窃其主要思想据为己有算抄袭,但似乎没有人认为临摹书画算抄袭。至于对创作风格与主题的模仿或推陈出新,是更高级的临摹,更难被认定为抄袭。太阳底下无新事,哪个原创者的创作不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增益?哪个原创者敢拍胸脯说自己的作品是100%创新?

其间一部分抄袭文章销售价格比原来的作品贵一百多倍,叶永青被指控30年来持续不断抄袭Hill文的创作。叶永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的国家正联系希尔文方面,并且承认希尔文是对自己“影响至深”的艺术家。他也曾私下表示,自己上世纪90年代最早到欧洲留学时,就受希尔文的影响,但是自己也一直在“吐故纳新”。

反方:

但这样的表态显得过于轻佻。过去30年,叶永青有足够多的机会来坦白自己的“学术历程”,但是他并没有,而是在“抄袭”疑云已经上升为不大不小的国际丑闻后,才承认“影响至深”。

出于个人学习与欣赏目的,对名家作品进行临摹,当然不算抄袭。但对原创者的画作稍加改动作为自己的“创作”,对原创者或苦心积虑或奇思妙想发展出来的创作主题与风格照搬或几乎照搬,然后署上自己的大名,在个人画展展出,在拍卖行卖出高价,这如何不算抄袭,如何不算侵犯原创者着作权?两件画作,如果仅仅有相似之处,未必是谁抄袭谁,因为相似之处完全可能是公有领域元素,如我们都画了故宫,故宫确实就长那样。但如果后出的画作自称原创,却跟先出的画作独创性部分很相似,那就有抄袭的嫌疑,除非能证明是独立原创。

事实上,对照两人的作品,有的很难用“影响”来形容。希尔文拿出来质证的一件拼贴画,创作灵感来自于他自己的童年生活以及和自闭症儿童打交道的经历。作为一个非著名艺术家,这种创作动机在过去是不为人所知的。而叶永青的作品,在主题、立意和布局方面都和原作高度雷同。

正方:

一个人受前辈或大师作品的影响,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上世纪80年代,中国艺术家恢复和世界的交往,向国外大师学习,这非常普遍。在文学领域,人们会说莫言受到“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但是这并不影响莫言作品的价值,也不耽误他获得诺贝尔奖。

如果你原创了一幅画作,别人未经你的许可复制后卖钱,这是明显的侵权,很容易举证;但就算别人的画作模仿你的创作主题与风格,你也很难证明对方抄袭了你画作的独创性部分。因为谁主张谁举证,你得证明对方有接触到你画作的可能性,并且两幅画作有“实质性相似”,这很难做到。当然人心有杆秤,面对抄袭的指控,而你又没有很强的反驳,就会影响你在美术界与收藏界的风评。在这个意义上,美术作品抄袭问题,只能通过自律与舆论压力来解决。

在绘画领域,学画画的人最初都会临摹大师作品。但从媒体公布的作品来看,叶永青的画作原创性明显不足。比如,有些画作不仅风格,而且结构和符号等均与希尔文画作存在大面积重合。

反方:

那么,叶永青是否利用了因为希尔文是同时期、也没什么名气的画家,以及画家和观众之间始终存在信息鸿沟这两个有利因素来弄虚作假?绘画作品,临摹可以以假乱真,甚至也可以利用技术直接“批量复制”,但是没有人会把复制品当成原作去卖。

如果你抄袭别人的画作,肯定不是为了抄袭而抄袭,也不是为了暗爽也抄袭,你要么为名要么为利,当然名也可转化为利。假设你抄袭得很成功,你的抄袭作品在拍卖行卖出高价,被收藏家出高价入手,那就算法律上的着作权官司很难分出胜负,对方也可以摆出证据,要求拍卖行下架你的作品。而且买家可以援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相关法条主张自己的权益。新消法第55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要向买家“退一赔三”。

诚然,艺术只有在交流中才会不断进步。因此,中国艺术家既要向欧美学习,也需要自我创新,但洋为中用不是照搬复制,真正的创新必然是困难的。如果把国外不知名艺术家作品直接拿来局部改一改,就据为己有,那这所谓的“著名艺术家”未免不值钱了。

正方:

而叶永青的行为,到底构不构成抄袭,还需要艺术圈的专业认定,现在不可盖棺定论。不过,叶永青所说的希尔文对他“影响至深”始终颇为暧昧——到底是“影响至深”还是“创造性抄袭”,相信艺术界同仁会有一个公正的评判。

对一幅画作的创作主题与风格进行模仿、“致敬”甚至恶搞,是屡见不鲜的,如“杜甫很忙”,是对课本的一幅插图进行演绎,难道也以抄袭或侵权论之?着作权法第12条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着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

□张丰(媒体人)

反方:

[责任编辑:马志为]

着作权法第12条后面还有半句,“但行使着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着作权”。着作权法规定着作权人对作品有修改权,即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你改编、演绎别人的作品首先应该取得别人的授权。有着作权人的授权的改编作品就没有侵权或抄袭问题了。

叶永青与陈琦的美术作品被指控抄袭之后,他们所在的学校均成立了调查组,对相关指控进行核查,目前都没有出结果。其实,这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解决手段。如果这个调查组既有美术界人士,也有法学界人士;既有校内人士,也有校外人士,充分考虑代表性与权威性,然后严格履行调查程序,最后向公众公布调查报告,或能定分止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