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图片赏析
分类

回眸2018中国艺术品市场不平凡的一年,宋代大文豪苏轼的名作《木石图》以3亿港元起拍

日期: 2020-03-16 22:28 浏览次数 : 180

随着2018年进入尾声,秋拍的热烈气氛也逐渐散去,各大拍卖行开始清点一年的战绩。这一年里,中国艺术品拍卖带给藏界不少惊喜,拍场上不仅诞生了亿元天价拍品,一些流失已久的珍宝也通过拍卖回到中国怀抱。2019年将至,中国艺术品拍卖蓄势待发,在辞旧迎新之际,就请大家与笔者一起回顾2018年中国艺术品拍卖的热点事件,重温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

摘要:2018年的艺术品市场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

本报记者 许望 上海报道

千古名作苏轼《木石图》回归

原标题:回眸2018中国艺术品市场不平凡的一年

从苏富比、佳士得、保利、嘉德这四家领头拍卖行在中国市场的表现来看,2018年艺术品拍卖成绩有喜有忧,拍卖行已开始减量增质以应对变化。不过即使在波动中,仍然有不少成交亮点。

2018年11月26日晚,在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中,宋代大文豪苏轼的名作《木石图》以3亿港元起拍,经买家激烈角逐,最终以4.636亿港元拍出,成为佳士得亚洲区成交价最高的拍品。据佳士得方面透露,苏轼《木石图》的买者来自大中华区的收藏机构,这意味着《木石图》在流失日本近百年之后,将回归祖国人手中。

2018年的艺术品市场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在全球经济疲软、国内经济下滑压力、中美贸易大战、市场资金偏紧的环境大势下,仍然取得了不错的佳绩,总体成交平稳,虽相比2017年略有减少,但没有出现大的波动,各门类艺术品都不乏天价出现,实属难能可贵。从这些书画、瓷器、珍玩、油画、古籍碑拓等艺术品拍出的天价中,可以清晰看出当今的市场热点,相信2018年的艺术品市场走势,能为2019年的行情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

总体成交一览

《木石图》又称《枯木怪石图》,是苏轼任徐州太守时前往萧县圣泉寺创作的一幅纸本墨笔画。该画内容简洁明了:一株枯木、一块怪石,怪石后有矮竹伸出。

古书画板块低迷

苏富比亚洲2018年拍卖总成交额达76.8亿港元,是其扎根亚洲45年以来成绩最好的一年,其中12场“白手套拍卖”,7件拍品以过亿港元成交,刷新40多项拍卖纪录,中国艺术品板块总成交额达20.7亿港元。

《木石图》之所以能拍出如此高价,不仅仅是因为它具备极高的艺术价值,更在于其真迹的稀缺性。唐宋时期作为我国古代书画艺术发展的黄金时代,距今已千年有余,古代大文豪们的传世书画虽曾见于诸多史料文献记载,但大部分真迹已流失于历史长河中。因此,诸如《木石图》这样的名家书画真迹就显得弥足珍贵。

香港佳士得苏轼《木石图》4.63亿港元领衔

佳士得则迎来了在亚洲举行拍卖以来首个“十亿之夜”的诞生——“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融艺”晚间拍卖成交总额达1,040,390,000港元。佳士得亚洲区主席魏蔚表示:“2018年对于佳士得亚洲而言是令人难忘的一年。香港秋拍期间,苏轼《木石图》成为佳士得于亚洲举行拍卖以来成交价最高的拍品。香港春拍期间,首个‘十亿之夜’晚间拍卖令其成为佳士得亚洲历来成交总额最高的夜拍,印证了香港在国际艺术舞台上的核心地位。上海秋拍亦取得优异佳绩,成交总额较去年增加50%。”

“大一片红”珍邮跨入千万元行列

2018年对于内地拍卖市场来讲,古书画行情还是稍显沉寂,但是香港佳士得高调4亿元天价拍卖苏轼《木石图》却弥补了这种不足。2018年11月26日,苏轼《木石图》在2018香港佳士得秋拍上以4.1亿港元落槌,加佣金4.63亿港元,在媒体上掀起了一股苏轼热。2018年,国内古书画价格过亿的拍品仅有一件,北京保利春拍《汉宫秋图》1.24亿元。2018年北京保利秋拍上,过云楼旧藏文征明《溪堂[谔] [燕]别图》以8797.5万元成交,打破文征明作品拍卖世界纪录。苏轼《木石图》的独自高价,无法改变古书画整体板块的低迷。

保利拍卖系2018年全年80亿元人民币成交,5件拍品过亿,其中吴冠中油画《双燕》以1.127亿元成交,成为今年国内唯一成交过亿元的油画作品。2005年至今,保利拍卖系总成交额已近900亿元,但从去年的105.6亿成交总额到今年的80亿,下滑较大。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在北京秋拍书画夜场拍卖结束后表示:“在经济形势不好,市场情况冷淡,总拍品数缩量的情况下,我们的国家扛住了压力,此次秋拍走精品路线,缩量、取精、重服务、重诚信,取得了十分理想的成绩。”

2018年11月22日晚,在中国嘉德秋拍暨25周年庆典拍卖邮品专场中,一枚横板《全国山河一片红》未发行8分面额邮票以咨询价形式上拍,经过众多买家激烈角逐,最终竟以1380万元的高价拍出,不但创造了该票的成交纪录,也让中国单枚邮票第一次进入了千万元级别,跻身世界珍邮价格前列,因而具有划时代意义。

古书画在2018年依旧陷入一个怪圈,即超过5000万元的拍品数量极少,仅有钱维城《富春秋色图》6785万元等个别的两件。大多数拍品价格在3000万左右徘徊,如赵左《溪山高隐图》3013万元,朱耷《墨梅图》3450万元,甚至许多古书画大师的作品很难突破2000万元,说明市场对古书画的热情在减弱。究其缘由,既有古书画门槛高的原因,同时赝品多也是无法回避的软肋。古书画名迹的不可再生性,以及大多在博物馆收藏的原因,决定了它的市场发展空间不大,未来古书画行情能否转暖令人怀疑。

祖国嘉德2018年全年总成交额逾58亿元,6件拍品成交价过亿,80件拍品成交价过千万,创38项拍卖成交纪录,17个百分百成交专场,潘天寿《无限风光》以2.875亿元成交,创年度全球近现代书画最高价。在中国嘉德2018秋季暨二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会后,祖国嘉德董事总裁胡妍妍表示,嘉德的拍卖成绩“为市场释放了理性中依然向暖的积极信号,为本季秋拍乃至明年的艺术品市场,提供了重要的风向标”。

“大一片红”是非常罕见的珍邮,其稀缺性、知名度、关注度都非常高,在中国邮票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据传,“大一片红”邮票目前的存世量不足十枚,因而这些年来它们的价值不断被市场挖掘、提升,在拍卖场上也屡屡有上佳表现。这枚“大一片红”邮票品相完美,突破千万元落槌可谓物有所值。同时,“大一片红”作为邮票市场的标杆,它的高价成交也促使了整个邮票市场的回暖。

近现代书画抢眼

赵无极独领风骚

吴冠中《双燕》

潘天寿指墨山水画《无限风光》创2.875亿元天价

要说2018年中国拍卖市场的代表人物,赵无极当之无愧。不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他都冠绝2018年拍场。

以1.127亿元成交

2018年的近现代书画行情总体而言还是抢眼的。书画板块占据市场的半壁江山,近现代书画又是主要权重,尽管没有2017年齐白石《山水十二屏》9.31亿元那样的天价诞生,但是2018年拍品不乏亿元天价。在2018年中国嘉德春拍上,李可染《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图》1.265亿元,在2018年北京保利春拍上,傅抱石《琵笆行诗意》以1.035亿元成交。在2018年中国嘉德秋拍上,潘天寿的巨幅指墨画《无限风光》以2.5亿元落槌,加佣金2.875亿元成交,打破之前《鹰石山花图》2.79亿元的成交价,创造潘天寿个人拍卖新纪录。另一件傅抱石的人物画《蝶恋花》也拍出1.334亿元的不菲高价。

据雅昌艺术网统计,赵无极作品全年成交达19.4亿元,其中包括4件过亿,8件超5000万,以及33件超千万成交。全年共有10位艺术家的34件作品超3000万元成交,其中赵无极就占了16件。

2018年12月6日晚,在北京保利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中,吴冠中1994年创作的油画精品《双燕》以7500万元起拍,最终以1.127亿元成交,成为本季北京保利秋拍中成交价最高的拍品。同时,《双燕》在中国油画市场上一枝独秀,成为2018年内地唯一过亿元成交的油画拍品。

近现代书画的亿元天价,这几年是风水轮流转,去年是齐白石(《山水十二屏》)和黄宾虹(《黄山汤口》),2018年是潘天寿和傅抱石,潘天寿刷新个人拍卖纪录,傅抱石也有两件过亿元拍品。其他大师在2018年尽管没有突破亿元大关,但七八千万级别的拍品不少,如齐白石《福祚繁华》9200万元,徐悲鸿《天马六骏》8970万元,张大千《天女散花》8452.5万元,黄宾虹《山水四绝》7820万元。近现代书画目前仍是国内艺术品市场中的最热门品种,吸引了众多资金博弈,相信这一趋势将有望保持很长一段时期。

2018年苏富比亚洲十大成交中,赵无极作品占据3席,其中,《1985年6月至10月》以5.1亿港元天价成交,成为香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价画作,同时刷新赵无极个人世界拍卖纪录。

吴冠中江南题材作品早已成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一个经典品牌。《双燕》的画面非常恬静优美,齐高的山墙,弧形的屋檐,江南的粉墙黛瓦畔,一双春燕飞来。

油画、当代艺术稍有起色

另外3件过亿赵无极拍品分别为佳士得香港拍出的《14.12.59》、《22.07.64》,以及保利香港拍出的《大地无形》。

“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在众多江南题材的作品中,甚至在我的全部作品中,我认为最突出、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双燕》。”吴冠中曾在他的散文中这样描写《双燕》,其价值之高由此可见一斑。

吴冠中油画《双燕》1.127亿元突破亿元大关

此外,赵无极作于1992年的浪漫深邃之作《13.02.92》以4560万元成交,成为佳士得于上海举行拍卖以来成交价最高的拍品。

潘天寿《无限风光》创纪录成交

吴冠中 双燕 1994年作 布面油画 69×140cm 北京保利2018秋拍 成交价:1.127亿元

和赵无极一样屹立不倒的当属瓷器珍品。全年共有4件瓷器以过亿港元成交,分别为香港苏富比拍出的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以及佳士得香港拍出的清乾隆斗彩加粉彩暗八仙缠枝莲纹天球瓶。

2018年11月20日晚,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中,潘天寿的指墨画《无限风光》真可谓是风光无限,其以2.875亿元成交,刷新了潘天寿作品拍卖纪录,为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树立了新的标杆。

在2018年,油画和当代艺术板块稍有起色,尤其是吴冠中个人有非常惊艳的市场表现。在2018年北京保利秋拍上,吴冠中油画《双燕》以1.127亿元高价拍出,成为国内今年唯一一件成交过亿元的油画。此外,经过几年的低迷,当代艺术与油画开始一点点复苏,价格出现少许反弹,周春芽《中国风景》4255万元,常玉《草原上的马群》3680万元成交,赵无极《24,10,68》3220万元,曾梵志《面具》2875万元,靳尚谊《髡残》2875万元,艾轩《有志者》2438万元,陈逸飞《横卧的裸体》2070万元,这样的价格,已经比前几年好了许多。

此外,佳士得香港秋拍上,南宋龙泉粉青釉纸槌瓶4285万港元成交,刷新龙泉青瓷世界拍卖纪录。嘉德北京秋拍上,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4887.5万元成交,刷新钧窑成交价世界纪录。

在中国现代大师级画家中,潘天寿以独特的作画艺术“指墨”独步江湖,他的许多巨幅名作都是指墨画。1963年,潘天寿依据毛主席诗词,完成了这幅《无限风光》。画家在大幅宣纸上运筹帷幄,指掌翻飞,挥洒出一幅顶天立地的中国画巨制。

在2018年,吴冠中的号召力仍然是无人可比,他的油画《双燕》能突破亿元,显示了他的大师地位毋庸置疑。此次《双燕》毕竟是在国内上拍,不比两年前《周庄》(2.36亿港元)在香港拍卖,能以如此惊人天价成交,一方面反映出吴冠中的价格十分坚挺,同时跟市场中其油画作品数量稀少有关。此次他的中幅油画《故宫白皮松》也拍出了2875万元,可以看出承接有力。油画与当代艺术在经过长期的低迷后,价格与行情已经有所反弹,当然目前仅限于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这两家比较有优势的公司。

古籍善本成黑马

近年国内拍场上偶有潘天寿的指墨画上拍,不少还拍出高价。潘天寿的《无限风光》被实力藏家竞得,可见顶级艺术品的价位依然保持坚挺。

吴冠中 双燕 1988年 纸本设色 69×137cm 北京保利2018秋拍 成交价:5405万元

与中国书画和古董相比,古籍善本较为冷门小众,但近年来,这一门类热度持续上升,2018年,几家大拍卖行的重点拍品成交优异,使得该板块以黑马之姿成为市场亮点。

清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成交价过亿

瓷器、古董珍玩不温不火

古籍善本全年最高价出自香港苏富比春拍的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成交价高达2.388亿港元,创世界最贵佛经纪录。

2018年10月3日下午,在香港苏富比(微博)秋拍中,一件清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以4000万港元起拍,经过十八次激烈角逐后,终于不负众望,以1.49亿港元天价拍出,超越拍前估价三倍多。

铜点金异兽钮乾隆御览之宝1.109亿元成交

北京保利秋拍推出的古籍文献专场则涵盖古籍、碑帖、书札、唐写经、西文书、文献资料、影像、文人书法等板块,共计879件拍品,成交率达81.34%,总成交额1.2亿,具有历史性突破。其中孤本《钜宋广韵》以3000万元起拍,在经过超过半小时的激烈竞价后最终以8510万元成交。此本隋陆法言撰《钜宋广韵》五卷为20多年来拍卖市场仅见的完整宋版书,共计201页,被学界专家学者称为“近乎完美的宋版”。

此玲珑尊与2010年以4300万英镑落槌的乾隆洋彩玲珑尊成对,系乾隆年间重器,其于1905年被收入纽约山中商会图录,1924年又被纳入日本私人收藏。此尊设计巧妙华美,造工精湛无匹,颈上黄地锦上添花,四面浮雕开光,各缀双鱼栩栩如生。从外瓶镂空夔龙纹,可窥内瓶青花缠枝花卉,妙趣横生。此品制作艰难,为御窑陶官唐英督造,巧夺天工,更难得的是其保存完好无缺,实属难得一见的极品乾隆瓷。

2018年瓷器古董珍玩板块继续呈现以往不冷不热的角色。但依旧是外热内冷,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仍然是亿元大户,全年海内外超亿元的拍品有6件,如香港苏富比的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以2.388亿港元成交,清乾隆御制珐琅彩虞美人题诗盌1.69亿港元成交,乾隆洋彩透雕夹层玲珑尊1.49亿港元。国内仅有一件即北京保利春拍的铜点金异兽钮乾隆御览之宝宝玺以1.109亿元的天价成交。在刚结束的2018年北京保利秋拍上,清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万代如意耳琵琶尊9487.5万元的近亿元价格成交。

嘉德北京秋拍的古籍善本板块收获3亿元总成交额,创出新高。“安思远藏善本碑帖十一种”内含十七帖、千字文等六本宋拓和五本元明拓本,以1.926亿元成交,创造了金石碑帖拍卖的世界纪录。胡妍妍表示:“碑帖拍卖之热始料不及……现场争抢激烈,从起价5000万直至1.6亿多落槌始终没有间歇。”此外,黄丕烈旧藏宋拓石刻孤本《历代钟鼎彝器款识法帖》以3852.5万元成交,梁启超隶书“临张迁碑”以1345.5万元成交。

赵无极《1985年6月至10月》超5亿港元成交

在2018年高价瓷器前20名中,乾隆瓷占据10个席位,说明乾隆瓷仍具有强大的市场号召力。宋瓷在2018年也有出色表现,香港苏富比南宋官窑青釉葵瓣洗8135.1万港元、香港佳士得北宋汝窑天青釉茶盏5635万港元。钧窑今年也偶有亮点,在2018年中国嘉德秋拍中,一件被称为拍卖史上最重要钧窑瓷器的明初钧窑天青釉花盆以4887.5万元高价拍出,刷新钧窑拍卖纪录。从目前看,乾隆瓷在市场的统治地位还难以改变,但是高古瓷价格低洼的优势正在引起藏家的注意,未来补涨的可能性很大。

偶有惊喜 未来可期

2018年9月30日晚,在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中,赵无极创作的尺幅最宏大的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以3亿港元起拍,最终以约5.1亿港元成交。《1985年6月至10月》是赵无极应建筑大师贝聿铭之邀,为新加坡莱佛士城购物中心特别创作的超巨型三联屏,堪称空前绝后,尽显画家盛年时的思想精髓与创作魄力。赵无极毕生创作的巨幅三联屏不过二十余幅,此画极为难得。

2018年,无论香港还是内地,市场对高价瓷的购买力明显减弱,藏家对亿元瓷器大多敬而远之。目前高价瓷器古董珍玩在国内还缺乏承接力,比如北京保利秋拍的康熙珐琅彩对碗6000万元流拍了,国内买家的兴趣更多在书画板块,瓷器古董珍玩在国内不能拍出较高的价格,导致重器难以征集上拍。2018年国内5000万元以上的瓷器屈指可数,如元青花缠枝福禄万代大葫芦瓶5681万元、清乾隆御制青花夹洋彩通景桃花源图双耳活环大瓶5060万元。所以,未来国内瓷器古董珍玩行情的瓶颈仍有待突破扭转,当然买家群体的培养也不可或缺。

在各大拍卖行都缩减中国当代艺术拍品份额,且市场仍由老面孔把持的情况下,青年艺术家郝量的存在是意外之喜。2018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郝量作品《壳》就以1452万港元的成交价创下艺术家作品拍卖纪录,佳士得香港秋拍中,其作品《猎人与地狱变》再破千万,以1066万港元成交,超估价约5倍。

近年来,赵无极作品在港台地区屡屡拍出高价,今年春秋两个拍季,“赵无极热”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今年香港苏富比春拍、秋拍专场现当代艺术部分最高成交价均来自赵无极作品,保利香港春拍中赵无极的代表作《大地无形》以1.829亿港元成交。香港佳士得春拍“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专场成交前十位作品中,赵无极的作品就占三席,其受宠程度可见一斑。作为现代艺术大师,赵无极生前在艺坛荣宠无限,如今“赵无极热”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仍将持续。

古籍善本碑拓升温

另一大惊喜则来自流失日本80余年的苏轼《木石图》,这件作品上拍前即引起多方关注讨论,最终成交价为4.636亿港元,成为佳士得于亚洲举行拍卖以来成交价最高的拍品。

“最贵瓷碗”现身拍场

安思远旧藏善本碑拓十一种1.926亿元创造传奇

在市场调整的过程中,藏家结构的稳定变化让未来更值得期待。

2018年4月3日,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一件非常罕见的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碗在多年后重现拍场,以1.4亿港元起拍,受到了买家的大力追捧,最终以2.388亿港元拍出,创造了康熙年间瓷器拍卖世界纪录,其亦成为全球拍场上最贵的瓷碗。

2018年,对于古籍善本和碑拓品种来说,是一个丰收年。2018年11月20日,中国嘉德秋拍大观之夜——安思远藏善本碑拓十一种专场,吸引了众多文博机构和私人藏家的强势围观,安思远身为名闻遐迩的大收藏家,其藏品从来都是争抢的对象,本次专场含宋拓本7种、元明拓本1种、明拓本1种,从4800万元起拍,经多轮场内与委托席买家的激烈竞买,最终以1.675亿元落槌,加佣金1.926亿元成交,创造了古籍善本碑拓拍卖的传奇。同样,在2018年北京保利秋拍上,被专家称为近乎完美的宋版书——隋代陆法言编纂、南宋刘仕隆宅刻本《钜宋广韵》也以8510万元的高价成交。

新藏家积极入场是一大利好。据了解,新客户占亚洲苏富比拍卖整体买家人数27%,亚洲区拍卖中,年轻买家占整体买家23%。因应现今年轻藏家收藏品味而策划的“当代艺术专场:TURN IT UP”专场拍卖当中,年轻买家比率更高达40%。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表示:“季复一季,苏富比成功吸引新藏家并拓展市场,这正是我们在拍卖概念上推陈出新,以及投资创新科技的成果。”

这件珍品是康熙年间的经典器物,主要用粉红色为底色,以五瓣花朵开光,里面绘有花卉,颜色较同时期的瓷器更加鲜艳,笔触细腻,底部有粉红色“康熙御制”楷款。它的珍贵之处在于松石绿和粉红色的巧妙组合。松石绿是我国元、明以来传统宫廷瓷器烧造技艺的结晶,而呈现出粉红颜色的“金红”彩料诞生于17世纪的欧洲,以黄金为呈色剂。所以说,这件器物是我国传统工艺和西方技术碰撞与融合的产物。

古籍善本长期以来是小众品种,参与买家不多。近年来,拍卖市场上宋版书寥寥,而又以零散本居多,像安思远旧藏和《钜宋广韵》五册全卷本之类的拍品凤毛麟角,拍出亿元天价不足为奇。随着国内艺术品市场买家的逐步成熟,古籍善本和碑拓这类昔日冷门品种在2018年已明显有转热的迹象,开始受到机构和私人藏家的关注。可以预期,未来古籍善本和碑拓还会有亮丽的市场表现。

另一方面,拍卖市场的中坚力量仍在积极竞投,中国嘉德副总裁兼书画部总负责人郭彤表示,“活跃于大中华地区的收藏机构、企业美术馆以及私人收藏家依然信心十足,在各自的收藏体系建设上积极投入顶级艺术品的竞买,并实现了新老藏家队伍的融合和更替。”

这件罕见的拍品先后为英国大维德爵士、英国铁路养老基金会及香港地区徐氏艺术馆所藏,曾两度于伦敦苏富比拍出,并收录于《香港苏富比二十周年》一书。此碗时隔多年重现拍场并以天价成交,乃众望所归。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刷新佛教文献拍卖纪录

2018年4月3日上午,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佛慧昭明——宣德御制大般若经”单品专场拍卖中,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十卷以65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2.388亿港元成交,一举刷新佛教文献拍卖世界纪录。

据有关资料记载,这套经书曾于上世纪几经转手,直至2014年在大英博物馆明朝藏品大展上才得以重现世人面前。这十卷《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磁青纸本,裱以羊脑及顶烟墨制,漆黑亮滑,犹如明镜,色泽含蓄静谧,配以泥金书写、制图,历久弥坚,乃宫廷御制佛经专属技术。磁青纸本泥金经文,以台阁体书写,字体工整端庄,清朗秀逸。此册内经与佛说法图等,是在羊脑笺上浅刻勾勒,再细笔填金,仿如戗金漆金,细致入微,妙不可言。

明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举世罕见,经过近600年的传承,仍能保存得如此完好,确实是极为难得,而这部经典采用的羊脑笺制作技术早在清代已基本失传,因此更显得弥足珍贵。